pgview
/CheckIfDuplicatedEmail
/Lang

 

 

 
一切由2011年說起。當年5月1日實施最低工資,明哥的燒臘店生意陷入困境,一度萌生結業念頭……豈料兩個月後,政府派6,000元,但有20名年輕人覺得派錢不公平,決定捐出自己所得的6,000元,向明哥訂飯,再與明哥在每個月最後一個周六往派飯。

派飯片段被放上網後,不但讓人認識他們的活動,更吸引電視台前往拍攝,明哥的生意如吞下「還魂丹」,「節目出街後第二日,好多市民湧嚟了解我哋係咪真係咁平咁抵食,成日要等位,生意穩定咗。之後我承諾只要夠出糧夠交租,我哋就唔加價。由2011年至到今年3月,都係堅持22蚊三餸飯。」





一個月後,有份拍攝該節目的洪金寶到燒臘店探明哥,了解節目對他幫助有多大,「臨走佢擺低1萬蚊,叫我幫佢派飯畀老人家同冇飯食嘅人」。就是這1萬元,推動明哥繼續派飯,由每月一次變成每周六都派,飯盒數量與支持他的有心人皆與日俱增。自此,傳媒廣泛報道明哥的善行,其燒臘店亦被譽為「愛心飯堂。」


 

明哥的派飯對象由最初的露宿者,到後來有獨居長者及南亞裔人士,這個擔子越來越重。明哥每早10時開舖,完成午市及茶市,明哥就會在大南街分店指揮,為派飯作準備,義工則忙於舀飯、入箱等。派飯後的「指定動作」,就是明哥分享會,與義工談談理念、講講理想;義工對明哥的善行滿心好奇,甚至不解為何部份露宿者正值壯年,卻遊手好閒等飯食?「你要解釋畀佢聽,佢哋係越南難民,攞行街紙唔畀做嘢,政府得1200蚊畀佢哋,佢哋租唔到房,食都未夠。」

每晚10時至深夜1時是明哥的私人時間,「埋數」、落閘收舖一腳踢,之後還需預備翌日大小事,「我每日要有7至8個鐘頭瞓覺,呢個係最基礎,咁先有精神做嘢。」

 

年中無休 唔辛苦

觀乎他的慈善「業務」,他所需的精神或許是他人的N次方,每年只休農曆大年初一及初二充電;但踏入2017年,僅如的兩天假也得往嘉年華會擺檔,變相全年無休,「好開心,唔辛苦。係比之前辛苦少少,但覺得多咗運動,會開心啲。」

忙得有家歸不得,乾脆租住一街之隔的板間房。家人沒埋怨嗎?明哥笑笑口,「佢哋融入咗落去,一齊喺度做。我幾十年容乜易過,就算冇錢都要開開心心過活。」





小記眼前浮現出「平民慈善家」五個字,明哥卻未敢以此自詡,眼睛瞇成一線的他,隨即哼出電視劇《包青天》主題曲:「號召同路人 為人類建樂園 共同付努力 丹心一片……」明哥深感有心人其實很多,惟很多時籌款活動的善款卻不易追溯,「但喺我呢到訂100個飯,就係派出100個飯,好簡單。」

明哥認為政府做事多規範多制肘,難以及時幫助有需要的人,他以早前一幢唐樓發生火警為例,現場被封鎖,居民被迫入住避寒中心,有區議會聯絡明哥,要求他為災民提供飯盒,明哥二話不說就答應,「我叫佢半個鐘後嚟我度車飯,但半個鐘你搵個社會福利主任出嚟都搵唔到。」



轉營社企 盼財團贊助

眼看近半社企營運不善,兩年內將基金耗盡結業,「咁就唔係社會企業,係使錢企業,無法真正幫到人……」所以他決定將「北河同行深水埗」轉為社企,希望成為一個樣辦,獲得政府認可後,可將同類理念擴展到其他較貧窮的地區。

至於「進佔」哪些地區,明哥指屆時會由各區義工提供意思,再決定哪個地區最窮、最需要優先協助,「希望幫佢哋及時解決問題。」





要遍地開花,一腔熱誠外,更首要的是----錢!明哥盼大財團襄助,「譬如一間公司每年要納3,000萬(稅)畀政府,喺嗰度攞200萬開一間,用佢哋名義去贊助呢間慈善飯堂,畀咗個起動我哋之後,我哋就用番市民嘅力量繼續派飯,幫有需要嘅人,佢哋可以搵個榮譽董事嚟監察我哋所做嘅係值唔值得。」
 

撐住拐杖都繼續做

展望將來,明哥打算於每間新增的「北河同行」,均聘用聾啞人士、更生人士,協助他們重投社會,「用我哋嘅活動去帶動佢哋,等佢哋對社會有貢獻……培養佢哋喺某一個崗位,有一個固定收入、穩定嘅工作,佢哋會勤力去做,帶動佢哋個愛心出嚟。」

魄力多麼強,總有退下來的一天吧?!「退居二線都要撐支拐杖出嚟撐住佢哋!」堅定的語氣,蓋掩不了明哥培訓接班人的刻下目標、誓要延續善行的決心。

明哥憶述年幼時受過不少恩惠,故長大後立志要努力賺錢幫人,但他笑言這目標到60歲還未達成,「我心太軟,啲貨想平啲賣畀街坊,希望幫街坊,但賺唔到錢……派飯後才知道我個心成日想幫人,原來個心要放喺慈善嘅肥料裏面,先可以開花結果,其他肥料唔啱我用」。





點解叫北河同行?

「我哋個活動要保持中立,團結所有人嘅力量,令唔同議員、唔同膚色、唔同國籍、唔同政見、唔同年齡嘅人都參加我哋嘅活動,所以叫做北河同行。」目前位於大南街的基地名為「北河同行深水埗」,明哥計劃將來在其他地區開店,就會以該區命名。



義工心聲





Hello哥:「明哥願意喺自己個袋度揞錢出嚟派飯,好難得,香港冇10%嘅人會咁做。」

好奇心,令「Hello哥」與明哥遇上,「八卦嚟睇下邊個明哥派飯,後來見唔好多人幫手,我又可以畀多啲時間做,覺得搬搬抬抬我做得嚟,就嚟幫手」。明哥給他的第一個感覺是「事事親力親為」,身體力行所散發的感染力,令不少義工都願意「攞個心去做呢件事(派飯)」。

每月至少有20日幫明哥派飯的Hello哥謙稱,從不覺得自己幫助很多人;年復年、月復月地派飯、探獨居長者,令他有更深領會,「既然去探人哋嘅公公婆婆,點解唔同自己屋企人多啲溝通。你可以同人哋嘅公公婆婆溝通,你一定可以同自己嘅公公婆婆爺爺嫲嫲溝通,呢個想法我係想帶開。」

他認為獨居長者的問題會漸見嚴重,希望每個人都由自己做起,好好關心家中長輩,社會上需要探訪的獨居長者便會因此減少。





蟹妹:「我喺明哥身上學到「堅持」,好多嘢萬事起頭難,但佢堅持唔放棄。」

廚師「蟹妹」是義工隊其中一女將,約四年前與朋友加入明哥派飯的大家庭,自此這裏常見其身影,甚至一星期數天。

露宿者流連之處總予人污糟邋遢之感,但蟹妹卻從不嫌棄,「可能同我職業有關,唔覺佢哋污糟」。只是偶有露宿者擔心自己「冇飯食」而略帶急躁,她便淡定地好言相勸,「我同佢講:你瞓番喺你個位,我哋派緊過嚟,你瞓埋位,就會攞到。」

派飯已成生活一部份,蟹妹上午約朋友,下午4時半到來幫手,「朋友問我:你唔覺得做義工好悶咩?我唔覺,我唔係有錢人,我都係有力出力。」

與其他同路人一齊落手落腳做義工的蟹妹,明言從明哥身上學到堅持:「佢繼續做我哋就繼續做,唔會有停止嘅一日。」說罷,眼眶就紅了起來。





威哥:「明哥比較親力親為,跟佢學到幫人,覺得幫到人好開心。」


比較寡言的威哥,訪問中講得最多的就是「得閒就嚟幫下手」,但他一幫就幫了近10年,「因為我媽喺呢間舖做嘢,所以得閒就會過嚟」。

閒時沒有太多娛樂的威哥,放假多數玩玩手機遊戲,但只要聽到「唔夠人」,放假也即「挺身而出」,會否覺得很大犧牲?「我冇諗咁多乜嘢,心態係開心,幫到人都開心啲」。

每次外出派飯,威哥大多負責推車、維持秩序、執拾;從明哥身上,威哥悟出看似微不足道的,其實也可構成無限力量的道理,「我想自己有能力嗰陣都幫下人」。
View Comment (0)
You must be a logged in contributor to comment.
下載護聯網消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