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gview
/CheckIfDuplicatedEmail
/Lang

姜皓文與殷寧 成就簡單歡樂人生

 

曾經暗黑、曾經迷失。
高山低谷,同步跨過。
南轅北轍的共處逾廿載,
如今修煉出「在心中」的默契與安心;
彼此人生中的男女主角,
共同成就他們的幸福歡樂人生!

跟姜皓文做訪問,聽得最多的是 ----「簡單」這兩字,但放諸於眼前這位從影逾30年,嘗過當「跑龍套」、失業、負面新聞,至近年成電影中不可或缺的重要黃金綠葉,這位追尋簡單平凡的藝人,其實較其所演角色更為精彩。

     

 

電視劇《鐵探》的Bingo、電影《奪命金》的凸眼龍、《風暴》中的慈父、《盲探》的變態殺人犯、《樹大招風》的黑幫……人稱「黑仔」的姜皓文,由寂寂無名,至踏上大銀幕,演出逾百部作品。2018年,他憑《拆彈專家》贏得香港金像獎最佳男配角;去年,他擔正演出的《翠絲》更獲提名最佳男主角;今年則憑《犯罪現場》於美國芝加哥奪得「傑出演藝獎」。

 
   

神奇女俠 vs 愛妻號

 

昔日的「黑仔」,自言運氣一向不太好;近年,「黑氣」不再,他感恩遇上許多好人。今天,他「升呢」成了許多人心中的「黑哥」;踏踏實實走每一步的背後,實有賴「神奇女俠」為他撐上半邊天。

 

1986年,黑哥當選首屆《電視先生選舉》亞軍,其後結識了1994年參選亞洲小姐的殷寧(原名金慧英);當年曾以99支玫瑰攻陷芳心;迄今結婚逾廿載,他不諱言近年心態改變了不少,依舊不變的,是在太太生命裏擔綱「愛妻號」這男主角,同步跨過不少高山低谷。

「有老婆喺到就定啦!」

 

二十年風風雨雨,倆人已成對方「肚裡面條蟲」,一個眼神、一個動作,都逃不過彼此的「法眼」。殷寧坦言花上多年時間才揣摩出節奏及磨合,「以前鬧得好激烈,真係咩都試過。但,你係咪想分開吖?點去包容佢做嘅事,或我做嘅事,其實真係大家要去學習。」

黑哥隨即緊接:「好煩㗎,唔好分喇!又要由頭適應一個,嘩,邊有咁多時間?!好攰,諗下都攰,唔好搞!」老是說「唔想煩」的黑哥,大抵是受不了沒她在旁的日子。無論工作多忙,就算出埠,不管多晚,他寧乘夜機即日來回,只因返抵家便「成個人安樂晒」。

 

離港工作,黑哥總想太太同行,「有時(酒店)好多奇怪聲,水喉聲,出面又有古靈精怪聲……」太太總輕描淡寫:「瞓啦,都唔關你事,聽唔到。」他不諱言,對着太太就頓時安心下來;「佢叫我陪瞓,話有我喺到瞓得好安樂,鍾意我把聲嘈吓,下次錄音畀佢!」殷寧洋洋自得:「總之有咩事,有老婆喺到坐喺大廳,你就定啦OK?!」

 

一凹一凸 互相補足

 

訪問期間,二人你一言我一語,時而「互窒」,黑哥總笑而不語的樂在其中,太太更常被逗至笑出淚水。黑哥的風趣幽默,是與生俱來?他卻自爆從小含蓄內歛:「我由細到大都靜英英,冇乜點Social,講嘢傾偈我最差。我頂籠出去買支維他奶買串魚蛋!」

 

「而家都好悶㗎其實……但而家係多咗歡樂嘅,好多冷笑話,笑到我趴地!」太太恰恰相反,從小到大屬風頭人物,非常活躍開朗;或許這就是一凹一凸互相補足的夫妻定律。
殷寧的世界較多樣化,一面忙自己的事業,「嚟緊我會出檳城旅遊書,又要做資料,又要聯絡各方,度好多行山行程。」一面忙打點這頭家,「一頭家要令到佢(黑哥)好舒服嘅話,柴米油鹽,好多嘢要編排同準備。」

 

黑哥貫徹「一切從簡」的座右銘,專注投入工作與愛寵——視如子女的小貓小狗。「我咩都想平凡啲,好簡單就咁處理咗佢。」吃要清淡、走油走調味料,一句「點解咁好味㗎?你落咗鹽呀?…」足見太太每天是如何費盡心神鑽研「冇調味但又要好味」的菜式。

獨門減壓 日夜試衫

遇着事情未能簡單解決、或太入戲而難以抽離,黑哥的情緒便會來襲,太太的對應方法是,「我成日保持笑容,你有冇見我成日笑?可以感染。」殷寧不時安撫黑哥,問題既然一時解決不了,不如暫時抛諸腦後。看到太太的笑容,黑哥點頭:「停一停、諗一諗,就會叮一聲。」

 

太太笑着爆料,其實黑哥一直擁有獨門減壓法而不自知,「佢好鍾意試衫,由朝試,晏晝試,到夜晚都仲係試衫…」黑哥猛然驚醒,「除咗沖涼就係試衫,啱,俾你提醒咗!」

 

 

殷寧用笑容感染了近年變開朗的黑哥,黑哥隨着人生閱歷也「修煉」有成,學懂放鬆,「唔想自己有遺憾,諗到真係活在當下就要做嗰樣,唔開心嘅都開心啲,樂觀啲,時間唔等人。」短短一句老生常談,埋藏着切身體會。

 

「你一點一滴咁去改變,就如水一滴一滴到杯裏,過程入面你唔知,當你滿咗或有半杯水嘅時候睇返,原來你係改變咗好多,大家其實都有改變。」現在是他負責駕駛,她負責「睇路」;她做資料搜集,他拍板決定。相輔相成的度過逾廿載,彼此成了對方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份。
 

生活點滴 匯聚信任

     

 

近月,二人開始每日齊跳繩4分鐘,「呢幾個月我好開心,有佢(黑哥)陪我一齊運動。兩個人嘅節拍要一樣,有時佢唔跟人哋拍子,數三、二 …… 一都未到,佢就先開始跳……我哋所有動作一齊嘅時候,感覺好齊心,節奏好夾,我覺得好開心。」

 

從前崇尚「佛系溝通法」的黑哥,在多年的磨合中也因太太而改變。以前不愛交代,現時則事無大小均「自動波」請太太過目,「返工遇到咩人?開心唔開心?劇本都畀埋我睇。」殷寧說。這些生活小點滴,正正匯聚成彼此信任的根基,「我個心真係踏實咗!」

 

自製歡樂 對抗疫境

 

黑哥去年前年拍下很多特別題材,本期待今年可跟觀眾分享。「其實我好多好多嘢都想做,想做好多小人物角色,聾啞人士,三輪車伕…」提及電影,他還是掩不住那團火;但眼下肆虐全球的疫症,各行業無不受影響,「係艱難嘅,我覺得係要忍,要等佢過去。始終實會過去。」雖然很多工作要延遲,甚至取消,惟他仍存希望,「冇乜嘢難到人類,人類係適應得好好。」

 

「大聲笑下開心下個心肺都好好多。」殷寧不時在家製造歡樂,令全屋磁場都改變了,化負為正,她容易屋企是「歡笑樂園」。訪問前一天,她送了一本「加料」書給黑哥,他打開書本,突彈出一隻蝴蝶,這個「大整蠱」連在傍看着的家傭姐姐,也「笑到碌咗喺地下。」

儘管生活在五光十色的娛樂圈,夫妻二人卻嚮往於日常的小確幸,尤其是小動物及大自然,黑哥看一下松鼠、或麻鷹捉魚,抱着愛貓看街已能樂上一整天。

 

 

為愛寵變怪獸家長

     

 

二人一向來視貓狗為兒女,對牠們細心呵護。殷寧更大爆黑哥鮮為人知的一面,「佢抱住隻貓去睇街,嗰種溫柔平時好難睇到。」黑哥還有一隻專屬狗仔,「佢一手攬住佢周圍去。」還會放在枕邊同睡,連太太也要讓位,「你瞓開啲啦,會壓住佢!」

 

儘管喜好一致,惟二人照顧「子女」的方法也各異;早前,愛貓不幸患上癌症,肚內腫瘤爆裂,造成傷口,黑哥盡是不安,全天侯百般呵護,太太則傾向豁達及隨遇而安;被太太譽為「怪獸家長」的黑哥認為,只要見到愛貓躺在廚房看街便會安心。「一隻寵物,得十幾年命,養得佢一定要佢開心。」

談起病童感觸落淚

鐵漢柔情,小孩與動物最能觸動黑哥。中學時曾當義工探訪病童,對方一句「下個禮拜可以出院」,卻成了無法實現的願望,一星期後已是天人永訣。情深緣淺,談起這位只有數面之緣病童,黑哥不禁感觸落淚。

 

「大家諗到就要做,唔好話等下次等下個禮拜!你諗到要同爸爸媽媽去邊、或給長輩結婚相,你就要做㗎啦。」黑哥寄語大家,愛要及時,活在當下。

 

黑哥曾為入戲而喬裝變性人進入餐廳,途人的眼光令他深明被歧視之苦,而他認為歧視正源於大眾對病患的無知,「好多病都係因為唔了解先會擔心」。二人希望為病童出一分力,回饋社會,「希望用自己嘅知名度去幫助同喚醒多啲人關注病童,或需要幫助嘅人,我覺得呢個比攞獎更有意義。」



黑哥夫婦 疫境打打氣

 面對武漢肺炎疫情嚴峻,大家無論身心上都承受不少壓力,黑哥與殷寧也以自身的正能量,為大家打打氣!
「關關難過關關過!」
「船到橋頭自然直,天無絕人之路,明天會更好!」
「人生就好似個時鐘咁樣,一定會有高有低,就算好低你都一定會上返去!」
「停一停、諗一諗,好煩嘅嘢,我諗一諗先,寫低佢一陣得閒先再去搞。」

 

 

採訪、撰文:張航溢、梁劍紅
編審:梁劍紅、Avy Ip
拍攝:Sea.Pho.Yea、Aiden Mak
影片製作:Lifewire、Aiden Mak、Sea.Pho.Yea
View Comment (0)
You must be a logged in contributor to comment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