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gview
/CheckIfDuplicatedEmail
/Lang

林子博一家    正能量 誓戰罕見癌

 

一夜間,得了極罕見癌。
一夜間,失去穩定工作。
一夜間,全家一起成長。
一夜間,一家重新出發!
三年多前,電視台主播林子博一家為Lifewire《護.聯網》,拍攝創刊號封面,四口子平淡無憂,幸福快樂。當年訪問中,他曾提及「總覺得健康確不是必然」……時光荏苒,他怎也想不到,全家會經歷如此深刻的切身體會。

三年後的今天,一家經歷聚與散的邊緣,源於子博太太董燕君(Shirley)患上極罕見癌症——「平滑肌肉瘤(腹腔)」第四期。同時間,子博更經歷失業、炒車……如坐上過山車。

「連第二日都睇唔到」

「報告唔係咁樂觀,照影有好多光點。」從表妹護士口中率先收到這通知,子博即時反應是:「點同太太解釋?!」縱使百般不解,他想盡法子,試圖藉網上案例向她「打底」,灌輸「癌症有得醫……可以好返」等信念。
然而,當Shirley從醫生口中得知患上這病,還是失控「爆喊」得呼天搶地。「連第二日都睇唔到咁!」她坦言如走進世界末日,「有藥食我反而覺得有希望,因為佢咩都話冇,所以覺得冇乜希望。」  

這癌症實在罕見,網上資訊有限,加上其癌細胞已入骨,必需透過化療遏抑其生長,她自覺這是「無法戰勝」的死神,「冇嘢搞先做化療」,治療未開始,已深感「我好快會離開,好絕望,好唔捨得佢哋。」

「唔想提,叫佢哋唔好話俾人聽……」那是全家的暗黑歲月。Shirley一直逃避不敢見人,更著一對子女不可向同學透露半點。第一次化療,腫瘤反擴散了;帶着失望的心情再來第二次,卻被副作用折磨得不似人形——臉容發黑凹陷如人乾、皮爛肉痛兼腫脹,徹底擊潰了Shirley的自信,應診時只她乘運貨電梯,全為免被看見,「好恐怖!老公當時唔敢講。而家咪講佢嗰時唔敢望我,好似瞪大眼望住人咁。」

孤立荒島 支柱也無力

確診首三個月,僅一兩個親友得知。子博多番提議公開病情,以尋求同路人資訊,但Shirley每每拒諸門外,也放不下心結,「講咗好似個個都判你死刑咁,係人都知你有病。」一家四口如孤立的荒島,只靠互相激勵。Shirley也自責,「好無助!好似去醫院,一定要搵人陪我,但我哋親戚唔多,一路都係佢靠我靠佢……成日覺得自己好似負累。」
作為一家之主,子博一方面要為Shirley躊躇,更要照顧各人情緒。每天準備三餐,接送兒子放學,陪太太到醫院,再上班,回家後還得打掃洗衫等;第二天又再早起……「嗰段時間係我最攰嘅時間。我唔敢話畀佢聽我有幾攰,我直情幾無助、幾有無力感。」

一次幫太太打針,休息不足的他不自覺地發呆,Shirley不禁哭問:「老公,我係咪好煩?」「嗰刻突然醒一醒,我就知自己帶咗負能量返屋企。」縱然壓力「爆煲」,子博也不敢在家人前展露負面情緒,「我覺得唯一幫到佢就係帶正能量返屋企。」

 

「我冇喊過!我一路喺到諗辦法,同處理屋企嘅大小事務。」心力交瘁的日子,流淚也變得奢侈。Shirley也笑說:「咁大件事你都唔喊,係咪偷偷匿埋喊唔俾我知?」長女詠瑜則「踢爆」爸爸曾在港鐵上落淚。Shirley坦言,「就係因為佢哋唔喊令到我都唔喊,由頭幾個月隔一陣就眼濕濕到而家冇乜嘢。我啲氣係用嚟話佢哋『早啲瞓呀,唔好嘈住我。』變咗可以回復返好似冇事。 」說罷,夫婦倆再相視而笑。

 

禍不單行 失業雪上加霜

「點解唔俾我過埋呢關先呢?」那邊廂還未解決沉重的醫療開支,這邊廂TVB卻在此水深火熱間辭退了工作逾十年的子博,完全是雪上加霜!「第一時間係好晴天霹靂!第二樣就係諗點同老婆講,諗點講大話……」兒子即時反應也一樣:「唔係啩?你會唔會話俾媽咪聽?」

子博消化過後,自覺根本「冇得呃」,但一家深怕Shirley痛苦中再受打擊,惟有不斷練習解釋的對白:「我仲可以做主持、婚禮司儀、唱歌……仲有好多嘢做。」惟Shirley得悉後仍擔憂落淚;子博亦有苦自知,「你估我真係咁放心咩?我梗擔心啦!」支柱失去穩定收入,還要為無法預計的醫療開支躊躇,這句「放心」,確嫌欠說服力。
「但點擔心都唔及佢個病,如果要我取捨,總之搞掂我老婆個病就乜都得!」現以自由工作者出發,子博更具彈性照顧太太,同時更珍惜每次工作機會。「任何機會都係機會,應酬可能會帶來機會!」 其中一次駕電單車前往,子博心急怕遲到「攝車隙」終遇車禍。幸車速有限,他只擦損手腳,返家後即洗傷口,才笑笑口向她報告,企圖淡化事件。

Shirley不禁插嘴,「我都會哦住佢,煩我都照講:小心啲!」緊張背後,實是密不可分的依靠:「我真係唔可以冇咗佢,成個家都唔可以冇咗佢,佢喺呢個家太緊要!」

 

一夜長大  子女成良藥

image
「屋企人團結囉!」遭逢巨變,Shirley更感受到這股力量不容少覤。採訪這天,只見子博跟一對子女對她的無微不至,由細心為媽媽整理假髮、每步均小心攙扶,無時無刻拖緊......「日日令我好開心咁樣,變咗好正能量。」

坦言不相信會發生於媽媽身上的詠瑜,曾為此哭過,「媽咪成日都去醫院,爹哋又自己一個返嚟,就知道發生咩事。」惟她抱着「媽咪一定會好,要令到媽咪思想唔好咁負面」的信念,為媽媽分憂,細心的她更為媽媽送上一支眉筆作生日禮物,好讓「貪靚」的她重拾自信,並親手寫上祝福卡打氣。

「我鍾意裸跑!」化身「爆笑諧星」的弟弟卓楠,常在家中扮演「麻甩小丑」,哄得媽媽也笑着嫌煩:「太over喇!」然而,這小子也有感性一面,曾寫過一篇讚人熱淚的詩給媽媽:「我渴望是你最強的藥物,預防細菌入侵」、「我渴望是你的醫生,把你的病都治療好......」有次生病了,他在家也堅拒脫口罩,待全家吃完飯才「埋位」,免傳染給虛弱的媽媽。


「我會唔會變咗鹹濕佬呢?」話音未落,卓楠突又「上身」,詠瑜繼續爆料:「佢成日講搞笑嘢,講啲鹹濕嘢話自己青春期,爹哋媽咪就會笑佢...... 」說畢,兩姊弟繼續搞笑互窒製造氣氛,彷彿已成生活一部份。

 

重建社交 撥「負」反正

全家傾力營造「正能量」,加上已移民的多年好友返港相聚,「避唔到啦,呢個太friend喇!」Shirley終舒發數月以來的壓抑,重開緊閉了的窗。自此,子博更常帶她看電影、約朋友打麻雀,為她重新建立社交。一步一步走出來, Shirley終願意公開病情。


「公開後好多同路人透過社交平台搵我哋,話我同你老婆個病一樣㗎。」同路人的經歷和資訊,各方的關心祝福及援助,圈中如古天樂、「阿姐級」朋友等,為一家雪中送炭,令他們感受到「好多愛」,猶如強心針, Shirley不再孤單,情緒終撥「負」反正,心結漸解開:「原來咁多人錫我、關心我;我就更加要爭氣更加要努力。」
走過最艱難時刻,病情總算暫穩定下來,Shirley心態亦見轉變,「你要知道呢個係身體一部份,令到佢乖乖哋就得。」半年共做了15次化療,慶幸副作用一次比一次少,癌細胞近日亦見縮小,活躍度大幅降低,不過腫瘤一直未滅;惟她開始接受與癌細胞共存。

子博為求令Shirley心安,試盡一切可能:靈芝水、電解水、健康產品、生物療法、溫通儀、艾炙等都試。「我唔知道啲嘢最終得唔得,但心理上一定得。佢會覺得我仲醫緊,唔係停咗喺到。」

 

一家四口  愛說出口

爸爸:

「我覺得我老婆好叻,去面對呢個病。家庭、健康先最重要!尤其我太太,起身乜事都冇,原來我哋發咗場惡夢咁。仔女就一夜間長大,希望佢哋有童真地成熟,大個仔大個女咗但keep住份童真。」

媽媽:

「多謝我老公,俾我睇到患難見真情。好多謝仔女畀正能量我,兩個比以前聽話咗。雖然兩個有時都會嗌交,有時特登搞笑,令到我哋分散個注意力,令我覺得更加要健康,因為我唔捨得佢哋。」

囡囡:

「唔可以咁down,唔好成日咁down,加油!努力!家人健健康康、開開心心、幸幸福福!」

囝囝:

「(爹哋)搵啲好多糧出嘅工,例如保安,洗碗嗰啲好多糧出!希望媽咪可以健康啲!我成績已經夠,龍虎榜由尾數上嚟第一名!」

 

採訪、撰文:張航溢、梁劍紅
編審:梁劍紅
拍攝:Sea.Pho.Yea、Mak C.Y.
影片製作:Lifewire、Sea.Pho.Yea、Mak C.Y.
View Comment (0)
You must be a logged in contributor to comment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