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gview
/CheckIfDuplicatedEmail
/Lang

沒有攀不過的高牆   

進擊的「炬人」  -  黎志偉

 「在大廈的半空中吹盪,壓迫感真會令你害怕。」
「一被風吹埋牆,馬上要做好保護動作,怕會撞暈。」
「我說話越來越少,因為外面的環境越來越惡劣。」
「我不斷拍打自己的頭,叫自己冷靜。」
「最後數米我是一直大叫、咆哮中將自己迫上65樓。」
「我完成了城市攀登挑戰 …… 總共爬了75樓,250米。我是黎志偉。」
 

我完成了城市攀登挑戰, 總共爬了75樓,250米。我是黎志偉

「志偉加油!撐住呀!」一呼一吸、一推一拉,牽動人心。繞樑的吶喊,伴着凜凜烈風,無不仰頭屏息凝視着逾250米高空上,奮力攻頂的這位「炬人」。
風再大,吹不熄內心灼熱的那團火,靠雙手和意志不斷創造傳奇的「包山王 」黎志偉,比戲劇更戲劇的人生,每次進擊的挑戰,印證了世上「沒有攀不過的高牆」!

 

從戴着昔日亞洲攀石界精英的光環,到面對車禍致半身癱瘓的無助;從幽幽谷底,到征服獅子山之巔,黎志偉未有沉溺於昔日掌聲及傷痛中。「香港人精神都說:每天要向上爬」,這位說到做到的「癲佬」再挑戰「癲瘋」,坐輪椅攀爬樓高三百多米的荃灣如心廣場。    

熱血同路 並肩燃點

「志偉話爬大廈,我從來冇懷疑過!」肯定的語氣、堅定的神態;於一片「吓!」「唔係嘛…」質疑聲音之下,這句顯得額外鏗鏘。一股熱血,將共同理念的Marketing 人趙雅姿(Stella) 連上,造就非牟利機構 Ignite Community Services,共同燃起這火炬。
過去數年間他們四出游說,務求實現這天馬行空的攀爬摩天大廈計劃,即使歷嘗無數失敗,二人從未言棄,終結成碩果;還藉此為香港大學矯形及創傷外科學系籌款,希望透過「機械腳」(即外骨骼機械人Exoskeleton),讓脊髓損傷患者「站起來」。「每一個人心中都有一團火,我們的目標是幫他們點起那團火。」

艷陽.發光.發亮

image
2021年1月16日,荃灣如心廣場外,一大班傳媒及市民都聚焦這位昔日的攀爬冠軍。「我有信心!」即使疫情下無法到場館攀爬練習,只能靠「做些腦部訓練」,志偉仍堅定有力地回應,未露絲毫畏懼。

「唔好介意自己嘅殘缺,去搵返自己嘅長處,一樣可以發光發亮。」他綁上串串繩索,繫上沉甸甸、形同雙腿的輪椅。左手一推上升器,右手一拉滑輪,每一次上升約6cm的距離,就這樣逐少拉扯,朝首個中途站進發—— 100米高的31樓。 
「喂!一齊望上嚟Selfie吖!」初段看來輕鬆,志偉還舉起手機做直播,又以周星馳的經典電影對白與團隊調侃、還致電朋友。惟攀升越高,角力越難,志偉單手舉起約廿、卅多磅的繩索,而繩索重量因越高、地心吸力越大而遞增。攀至29樓至31樓時,志偉如困於泥沼,幾經掙扎、咬緊牙關,終順利攀至31樓,突破攀登獅山的個人紀錄。

「Yeah!掂咗!」看到志偉終安全抵達,現場盡是一片歡呼;有幸參與並擔任當天大會主持之一的小編,隨即上前訪談了解,「比我想像之中攰同辛苦!」喘着氣的志偉,無力地攤開長滿水泡的雙手、但同時展現着準備攀爬第二階段的鬥志。
 

夕陽.色變.糾結

「應該會一切順利!」各隊員也被感染,信心滿滿的緊守崗位,準備向65樓進發。邁出首個中途站時風和日麗,志偉還一貫「爛gag mode」;不料,突如其來的猛風,將他吹得不停自轉,保護志偉的三條繩索霎時如扭毛巾纏作一團,他被夾當中動彈不得,一陣橫風再吹來,將他連人帶輪椅撞向玻璃幕牆。

「砰、砰」兩聲,於36-42樓間的外牆傳來,敲擊了志偉與團隊的心弦。「我預計過會撞向玻璃, 但真撞那一刻,感覺完全是兩回事。」心理壓力及恐懼感遠超預期,他只好掹着凸出的大廈邊框,或用手頂着玻璃窗避風,靜待時機再出發。

談笑風生 變沉沉喘氣
重覆連人帶椅猛力拉扯上升,令手指的水泡全爆裂,全身肌肉亦響起紅燈,「手指、手掌、前臂、肩膊、老鼠仔輪住抽筋!」每一下上升的距離,從6厘米大減至2-3厘米。

「淨係見到你個頭,點解爬咁慢嘅?」全程以耳機跟志偉對話的Stella,當刻近在咫尺,但卻是如此「這麼近 那麼遠」,Stella還記憶猶新,「呢一分鐘仲講緊「007睇鹹片止痛」爛gag,下一分鐘⋯電話裏的你靜默了⋯ 對講機傳來一下一下深深的呼吸聲⋯ 然後,係發每一下力的痛苦叫聲⋯一路在等你嘅頭盔升上去我嘅視線⋯」這等待,好漫長。

咆哮聲中 衝逾225米
幸而一陣反向的風,志偉迅即把握機會解繩。苦忍身體上的疼痛和抽筋,「捱風、避風、解繩…」不斷循環再循環;伴隨着迴蕩於半空的咆哮、除除落下的晚霞,艱辛地終抵達65樓的中途站,迎來再一片歡呼和掌聲,為這位「炬人」的火焰衝上225米而振奮。

「攀爬者係要經歷痛苦才得成功,滿足係嚟自超越自己嘅 Crux(結)!」即使與強風搏鬥、繩索糾纏、爆水泡、全身抽搐,體力透支……志偉和團隊卻因共同信念,如攀山繩索般連繫着彼此,無畏無懼地勇往直前!

 

黑夜.落寞?揭幕?!

65樓,是一道分叉路,也是一場心理交戰!早已遠超負荷的身軀,皮開肉綻的手指、輕微提手也抽搐不已的肌肉,還有強風的加持,志偉也躊躇起來。

「見大家嘅表情都想支持我」,如心廣場的負責人亦表示信任:「你想去就去啦!」幕後團隊、廣場下仰望的街坊、看直播的觀眾,都予以肯定和支持。志偉終抱着背水一戰的心態,踏出第二個中途站,挑戰餘下100米。 

「唯一可以令我停止嘅,係爬到自己極限!」 志偉豁出去,再次走進猛風,進入了高度集中狀態,鬥志驅使他不斷突破,「用意志控制自己肌肉唔好抽筋!」大腦感受到每組肌肉的跳動,忘卻痛楚和烈風交逼,達到軍人般「Mind over body」的狀態,重新掌控身體大局。
 
70樓的怪風    如坐海盜船
險峻的環境,縱萬家燈火的璀璨夜景盡入眼簾,也無瑕亦無力欣賞,他關掉對講機,黑夜半空中乘着風勢,伴隨眾人的支持,一股作氣專注獨力攀升。惟到70樓時,考驗又再來!

「你幻想喺70樓以上,好似玩海盜船咁盪嚟盪去。」三號風球般強勁的怪風,令志偉在二百多米半空,如飛人般橫跨三扇大窗來回飛盪,「爬山我可以抓實石頭避風,或解開繩結;但爬大廈只有幾條繩,去到70樓我無法掂到玻璃,毫無倚靠。」整個團隊無一不繃緊起來。

寒風入骨,當天在場穿上厚毛羽絨、䵧上頸巾的小編,與所有工作人員均貼上數個暖包抵冷;更親睹佈景板、鐵欄、大電視……逐一被強風吹倒塌下;當時風力可想而知。

「開始驚,有死火嘅感覺!會唔會死喺度?」怎樣在強風中自保?如何解開不斷糾纏的繩結?怎克服凌空感和孤寂來襲?「若我自己都驚就冇人幫到我,要即時終止!」他不停自我催眠,不斷拍打臉以保持清醒。心中無窮忐忑:此刻放棄會令團隊四年來的努力功虧一簣?但,一小時過去,糾纏的繩索仍無法解開,吹得有點暈的志偉體溫越來越低。

「我所有識的方法都用盡了…如我都失去了意識、或撞暈、或失溫,會增加大家的危險…那我就決定了在尚有意識下叫停。」

「當刻係非常dramatic(戲劇性) !」一直並肩作戰的Stella,一下子接受不來,「我不能從第二個人口中去信任何的事,我不想做任何一個決定是違反他個人意願!」「黎志偉,我係Stella,我要你親口同我講你嘅決定!」耳機中終傳來志偉平靜的一句:「係,而家要停,要落返65樓。」

 

癲得理智    顧全大局  

 「我係癲嘅!但亦好理智地癲!」深諳登頂從不是一個人的事,自己的決定足影響整個團隊,執意挑戰可能危及自身及團隊,他無奈放下運動員的尊嚴,作最終決定。一眾傳媒的鏡頭,在10小時後再近距離聚焦,「當刻喺咁多人面前講我係失敗,好難接受亦好難開口」,他雙眼通紅,那一刻,內咎感取代了自信,他自覺辜負了團隊,禁不住流淚。

儘管數千個直播鼓勵留言、在場亦傳出「志偉,撐你!」為他打氣,惟仍未能平伏當刻的情緒。「最難嘅事(克服抽筋)都做到,點解唔俾我爬上去?」站在台側不住流淚的Stella坦言,志偉當刻的落寞,是她前所未見,「你冇辜負我哋,佢難受時我仲難受!」

晨曦.轉化.解結

 

「在運動員角度,只有贏同輸,成與敗,沒有中間的。」兩天後,志偉重回現場,抬頭仰望人生中的一個遺憾。「下星期會唔會俾我再爬?風細啲可否再爬呢?」還未及沉澱,工人已迅速清拆吊船及支架,看着僅餘的一絲希望也被拆走;失落之際,電影般的情節又出現啟發。

「你係咪黎志偉?你好勁呀,加油!」一位路過的陌路人,不但回頭打氣,更親手送上月曆,封面寫着「活潑的盼望2021」。「係咪叫我唔好放棄?叫我返嚟再爬一次呢?」挫折,已非首次出現,他感恩總會遇上「小天使」,推動他完成「使命」,助他解開心中的「Crux」。
 

 

 

 

Climber蛻變    「炬人」之火重燃 

 

「不停挑戰自己、要越做越大,感染更多人。」雖無法攀爬到目標高度,但回想初心,能為脊髓損傷者籌得770 萬善款;在社會造成迴響關注殘疾人士,鼓勵香港人敢於追夢;團隊間建立的互信、支持及情感連繫,這些「高度」早已超越目標!連自言「好實在」的Stella 也受感染:「最大得着係我哋要敢去諗!大膽假設,然後小心執行!仲要心存信念、盼望!」
以燃亮他人為己任的志偉寄語大家,「全力去做令自己無悔。」成敗與否不再重要,他已從一個Climber,蛻變成策劃人及統籌,協調近80人的團隊,他學懂一言一行以至每個決定,都要顧全大局,「多謝讓我再次成長。」

雖敗,成就有血有肉的立體人生,「炬人」的火焰還在燃燒,「如下次唔連輪椅、徒手去爬又點呢?我腦內又開始亂嘢喇。」再明媚的艷陽,也難免邁向夕陽西下的落寞;即使步入寂靜的孤夜也無需畏懼,天上的繁星定會伴你迎接晨曦的重臨。
是次挑戰已由攝影師陳德誠(Vincent Chan)拍成紀實式微電影「傲」,導演希望特寫黎志偉及團隊由籌備到進行挑戰的心路歷程,呈現出攀登者對衝破局限的執著,以及不向命運低頭的傲氣。

 

採訪、撰文:張航溢、梁劍紅
編審:梁劍紅、Avy Ip
拍攝:Sea.Pho.Yea
影片製作:Lifewire、Sea.Pho.Yea、Ken Mok
 (部份照片由受訪者及Ignite Community Services提供)

View Comment (0)
You must be a logged in contributor to comment.